鼠假| 攫踞| 眢藷| 坒瞼| 輕控| 攫瓮| 鎮嫌艙| 拫擘| 幵挕| 鎮帣| 躂擘| 韓凝| 鍾挕| 妀⑧| 褪嫌ц酘秫綴よ| 鎮韓| 啋庌| 僥隱| 毞脹| 僚橇| 湮泬| 笥嗣| 挕飲| 蔬飲| 迖爵| 酗賅| 潑崨| 勀譴| 睿票親嫌| 匙輿酘よ| 衵迶| 饒⑻| 崠譫做伈| 陰栠| 陏笣| 膛捶| 陔銜| 妀阨| 頗荻| 珈蚔| 裻捶| 荻燮| | 坒傑| 詢す| 蚗猿| 蝶笣| 憚瓮| 湮豻| 綻埻| 網擘| 笢譴| 鍾韏| 假栠| ч肣狤| 趙笣| | 哫哏| 嫖刓| 撳譴| 怮嗷| 谹痔| 蔬飲| 譴盺| 裔笣| 瞻昹| 畛譴瓮| 氈飲| 鰍伈絢| 挕假| 蒏栠| 惘猿| 虞陔蟹嘉逜赻笥瓮| 貌ざ| 貌刓| 咘譴| | 陝毚怍| 囂蔬| 桫笣| 笥嗣| 囀蟹嘉| 昹猿| 蜱奻| 鎊傑| 鼱赶| 粹蔬| 漯策| | 救誹| 譆毚| 崥湛| 敆晚| 鎮刓| へ牳| 囀蔬| 褽刓| 党挕| 峚刓| 縝嶽цよ| 憚躂禷| 傑祭| 摩玵| 恲瓮| 堁假| 輩蔬| 陲隴| 盷煆| 轄刓| 杻親佴| 栨笣| 夢瓮| 擠終| 蓿鍛| 窪阨| 狤蔬| 抸秝| 珈蚔| | 堈假| 佼砱| 繩笣| 衼扦| 駏栠| 怍譴| 撈蘋| 倓癒| 塢迖親ヶよ| 泬栠| 笘矨| ц瓮| м笣| 痴呦| 洘琿| 刓秝| 眝謎| 坒そ| 畛捶| 妀傑| 坒輿| 輒趙| 傑嘐| 鰍噪| 鱖刓| ね瓮| 還郺| 挕詳| 湮の| 幛肅| 翻猿| 謐傑| 憚忑| | 鰓霤よ| 瞳踩| 腎猾| 都刓| 都肅| 拻瑕| 輕梆| 裻埭| す挕| 掛洈庈| 踢笣| 湮壽| ь埻| 昹荻| 控儔| 慇匙碩| 喟獰| 蘋迕| ⑻侂| 妦絟| 抸埻| 還噉| 鷿| 祩竣| 輩傑| 碩喀| 甡假| 頧瓮| 匐鼠刓| 桼趙| 嬝朘僱| 漆傑| 衾飲| 蟀す| 茈抾| 葷佼瓮| 嫘猿| す氈| 昢捶| 喪族| 艙瓮| 敆喀| 還狦庈| 訧埭| 肅跡| ヮ假| 嫘笣| 陔譴| 綬鰍| 怹閩| 蔬譴| 陔梅| 盺傑| | ぱ媽| 豪虧| 壽鍛| 霞輿| 拫擘| 桭祔| 縝嶽ц酘秫| 挕哫| 淏譴| 韓芣| 氈ь| 醫崨| ч笣| 幵栠庈| 膘阨| 嘉檢| 漆蛭| 囀酴| 昹荻| 陲搛| 砱瓮| ц瓮| 痴瑞| 控縸| 戺擘| 肅需| | 糽儚| 喟砱| 湮源| 鰍膚| ぱ假| | | 蹤控| 狾假| 隅昹| 褽刓| 鱖笣| 踢洈| 庰瓮| 陔罣庈| 踢刓| 隅鰍| 簧蔬| 艙瓮| 還礗| 呦栠| す商| 鴄傑| 韌諳| 敆埭| ④假| 鎊栠| 哏瓮| 囥菟| 昹嘐| 啃僅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【源於奧運】香港足球何去何從

2019-09-17

李漢源

上世紀60、70年代,香港足球曾經有過輝煌時刻;在1978年及1986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中,分組賽小組更是成功奪得出線名次,這一切,也是明日黃花了;香港足球走到今天,我們不可以再只是懷緬過去,更應該做的是如何去計劃將來。

足總於2014年進行改革,成立香港超級聯賽,希望能把足球聯賽辦好,成為國際史上第一次足球總會付費給電視台製作足球節目,藉此大力宣傳足球;奈何5年過去了,遠遠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,入場觀眾平均僅每場1,000人,究竟香港足球出了什麼問題呢?是沒有球迷觀眾?沒有好球員?比賽不精彩?沒有足夠場地?抑或沒有好教練?但就我個人意見,則是香港足球是缺乏一個長遠的「青訓」計劃。

回顧上世紀80年代當時稱為「銀禧中心」體育訓練中心,足球是重點培訓項目之一。教練郭家明、黎新祥、陳融章等,當年訓練了不少青少年球員成為出色香港代表隊球員,如譚兆偉、李偉民、李健和、潘文迪、羅繼華、何輝等;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體院取消足球部,從此足球基層訓練就愈來愈少。

說到底,其實什麼是「職業運動員」呢?他們基本上要具備什麼條件呢?我不是專家自然不敢回答,但數十年來認識不少體育界人士,有教練、運動員及體育界學者等,也從他們身上請教到一些答案:作為職業運動員一定是要付出努力、汗水、時間的,以一個可以代表香港參加游泳比賽的運動員為例,每天練水最少要6至7小時;單車選手也是,有些更是每天7至8小時,如每天工作8小時的「上班族」。

記得有一次訪問單車教練沈金康時,他說:「初接觸黃金寶時,發覺他如果要在單車上取得好成績,他的心跳率高位要達每分鐘220下才有希望。」而黃金寶就不負所託地達到了,大家有目共睹他憑專業訓練下獲得了金牌, 這就證明了有好的教練、有好的訓練方法,香港運動員要奪得好成績並不是不可能的。

目前香港超聯有十隊,每一球季有9個月,一隊每季正式比賽,聯賽18場,銀牌及足總盃1到4場,菁英盃4到6場,大約30場左右,其餘日子便是訓練,大家也知道足球操練時間不多,比賽也不多,球員進步空間也有限,目前將軍澳足球中心已經運作了,可否加強訓練、增加球員體能及技術呢?我們拭目以待。

另外,除了對現行足球員進行訓練之外,又可否利用這個足球中心,成立一所足球學院,作為長遠計劃,訓練及招收青少年足球員、教練、裁判員、足球行政人員等等?此一長遠計劃一旦落成了,心急的我則期望2034年世界盃決賽周能見到香港隊的名字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毞怢瓮 裘飲淜 陔韓悝苺 臍眕澿 啡攷盺 鰍苤誰媼游 肅笣庈 還屢 陲猿瓮
燠貕游 敆虛淜 膘扢觼部 狟鎢芛 嘉誠 卼茠盺 滇刓苤茠游 奀游 酗涽誰耋
鰍狺芛苤⑹ 涳蔬韓俜⑹伈傑淜 踢傑誰耋 眅阨盺 裘碩戽淜 ь埭昹諳 假陔淜 霞控⑹ 栦噹 綴窅赽游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